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科技

世界鞋都東莞鞋企之殤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

时间:2019-03-06 17:05:21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世界鞋都東莞鞋企之殤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  鄭葉明面對記者的句話是:“鞋企難做啊。”

該不該把鞋廠辦下去這個問題,困擾了鄭葉明幾個月,還是打定主意堅持下去。之后他費盡心思動用親戚朋友的各種關系,找到一個信用擔保公司為他的鞋廠擔保,向銀行貸到一筆600萬元的周轉資金,用以緩解資金緊缺之急——這一數字幾乎是他鞋廠的全年利潤。 鄭是東莞市寮步鎮一家擁有近千員工鞋廠的老板,他和東莞近一年多倒閉的大批鞋企的經營者一樣,碰到了經營鞋廠7年來艱難的一年。雖然拿到貸款給了他渡過難關的希望。然而,對于前景,鄭葉明仍然不敢樂觀,他認為,到今年年底東莞將會有更多鞋企倒閉。 據東莞一家調研機構的數據顯示,近一年多,東莞有近2000家鞋企倒閉。熟諳東莞制鞋業的鄭葉明也認同了這種說法。 這么多企業倒閉無疑是東莞市執政者不愿看到的狀況。東莞市委書記劉志庚在不久之前的一次會議上說:“東莞產業升級,不是要搞死企業。”然而,事實上近年來當地企業的大量“死亡”,已經超出了執政者的預想。 東莞是全球的“制造工廠”。20多年前,東莞引入加工貿易產業,形成了后來令東莞人自豪的“東莞模式”,一度成為國內其他地區學習的榜樣。然而,近10多年來,“東莞模式”被廣為批判,“血汗工廠”、治安、環境等成為“東莞模式”引起爭議的焦點。東莞的執政者也開始反省,新世紀開始,他們提出產業升級,力圖打造一個新的東莞。 然而,產業升級的主體——企業老板鄭葉明們至今都說不清楚產業升級怎么升,甚至連基層的許多官員也難以說得清楚。 鄭葉明說:“不要說我們不知道,連政府的官員也搞不清楚該怎么辦,特別是鎮一級的官員。”東莞市科創投資院院長林江說:“這種說法是有道理的,很多官員確實也不知道升級升到哪里。”從東莞的整體來看,近10年的升級之路之后,加工貿易業仍然占了絕大部分經濟份額,這些企業仍然以接訂單的方式生存。林江說:“加工貿易型企業愿意升級的只有少部分,而這少部分企業中升級成功的少之又少。” 改革開放30年,東莞曾經開創了一條有自己特色的道路。30年后,他們又站了一個新的起點,去探索一條升級之路。但正如林江所說說,東莞的加工貿易型企業升級“陷入了一個困局”。 鞋企之殤 近年來,東莞加工貿易型企業的倒閉之潮就沒有中斷過。然而,無論是企業老板還是當地政府,似乎都對扭轉這種趨勢顯得有心無力。林江說:“這么多企業倒閉,東莞政府當然是不愿意看到的,然而,他們能怎么辦?只能對外界說,這是市場規律。”東莞的研究者普遍認為,制鞋行業只是因為人民幣升值等因素而被推到了倒閉的前列,東莞的絕大部分企業仍然面臨著和鞋廠相同的命運,勞動密集型、低附加值、抗風險能力低等共同點把它們歸到了同一類。“如果自身沒有改變,他們遲早會和制鞋企業一樣面臨困境。”東莞一家媒體的總編說。 鄭葉明說:“就拿倒閉的鞋企來說,如果有一筆周轉資金,它可能就挺過來了。”然而,政府已經不會再像過去的20多年一樣,利用政策給它提供這么一筆資金。銀行也很清楚這個行業的不“景氣”,也不會再輕易地把資金投入到它們身上。很多鞋企沒有走過這一關,而鄭葉明是幸運的,因為他是東莞本地人,依靠親戚朋友幫忙他拿到了“救命”的貸款。 東莞幾乎所有鞋廠的產品都是外銷,拿到來自香港或國外的訂單,然后生產,轉銷歐美。簡單的加工模式使它受制于國外市場,抗風險能力也很低,人民幣升值更是讓這些企業幾乎無法承受。鄭葉明說:“單是人民幣升值這一項,每一雙鞋的利潤就減少了5%。”據東莞一家銀行統計的數據顯示,東莞這類鞋企的年銷售利潤是8%到9%。而新勞動法頒布、成本上漲等因素加速了鞋企的“死亡”。鄭葉明表示,這些因素使鞋廠的利潤比去年下降了差不多10個百分點。 從2007年開始,東莞很多鞋廠的工人就不斷重復著這樣的遭遇:今年4月底,虎門鎮東莞雙捷鞋業有限公司的工人們收拾好他們的行裝,準備另謀出路。然而他們無法立即離開,因為這家曾經擁有1600多名工人的工廠,在倒閉后,并沒有管理者來支付工人的工資。一天前工廠忽然停工,在這之前工人沒有獲得任何消息。 東莞一家調查機構的數據顯示,近一年多,東莞有近2000家鞋廠像虎門的這家鞋廠一樣不光彩地“關閉”。此前有媒體報道,2007年前三個季度東莞倒閉了近千家鞋企。

  企業的茫然 東莞擁有15000家加工貿易型的企業,被稱為“世界工廠”,這些工廠幾乎充斥了東莞的各個角落。林江說,“要升級就得靠這些企業去升。”他解釋說,產業升級無非是企業提高技術和工藝,減少用工,或者打造自己的品牌。 “這些大家都知道,但具體操作卻都不知道。”厚街一家家具廠的老板說。這位只有小學文化的老板在20年前,是東莞普通的一個農民。 企業主和局外人沒有多大的差別,面對企業升級,他們也一片茫然。像外界評價的一樣,企業主對東莞已經提了多年的升級頗多怨言,認為當地政府操作不力。鄭葉明說,“政府只是嘴巴上說,并沒有具體的實際行動。連鎮政府的很多官員都不知道怎么升級,更別說我們。既沒有給我們進行怎么做內銷、怎么做品牌的培訓,也沒有給我們提供往什么市場發展的信息。” 鄭葉明說,提產業升級這么多年了,但他想不起一項對企業產業升級非常有利的政策。 然而,林江對此的看法卻不一樣,他說:“當地政府確實在升級的具體實施上很茫然,但因為每個企業都有不同的市場方向,執政者無力指導每一個企業,路子還要企業自己去闖。” 但對東莞的很多企業來說,單靠自己還無法走上升級之路。如電子產業,塘廈鎮沙湖工業區一家電子廠的總經理寧星說,電子行業和制鞋業不一樣,東莞的電子產業更是一個較完善的產業鏈,要升級,只有整個電子產業鏈升級,相關的廠家才有可能改進技術,減少用工。然而,誰能統領整個產業鏈? 面對這些情況,很多企業都不愿意嘗試了。多年來的經營,使他們擁有一定的固定訂單,接到單就加工,能讓企業生存下去就生存下去。林江說,“他們不愿意去冒險,因為改進技術和做品牌都有風險,即使擁有資金,他們也寧愿投資地產或者酒店這樣的行業。” 這樣的思維成為東莞企業經營者的一種普遍心態。大朗鎮一位經營毛織廠多年的老板說:“創品牌?那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事,還是不要搞那些‘花哨’的東西。”這位老板年逾50,在東莞的加工貿易產業中打拼了近30年,成為富甲一方的企業家。近年他把他的部分資金投向房地產、酒店等行業,并沒有試圖讓他的毛織廠變成一個擁有自主品牌的企業。 人們普遍認為,現在在東莞較有成就的企業主多數是在加工貿易行業打拼多年,已經習慣了這種依靠訂單的簡單“生存”方式,不會輕易拿來之不易的成果去冒風險,甚至寧愿讓企業倒閉,保住多年來賺到的一些資金。

  較量 東引運河穿過東莞繁華的莞城老區,這個當年用來灌溉而修的水利工程后來變成了一條排污溝,近20多年來從來沒有變清澈過,烏黑的河水躺在瘦瘦的河底,散發著難聞的臭味。這是東莞經濟發展付出的代價之一。 東莞近年來城市面貌發生了很大變化,城市化過程和強大的財政支持讓這座城市變得更加漂亮。但雖然政府多次努力,東引運河的狀況卻無法改變,因為太多的企業需要它。東莞的研究者認為,在一些取舍上,有時候是難以抉擇的。 東引運河再往西,是高 鎮,這里有一家令地方政府左右為難的臺資企業——裕元制鞋廠。這是一家號稱全球的制鞋廠,它擁有超過8萬的員工,生產耐克、阿迪達斯、喬丹等國際知名品牌,同時它也是一家被外界廣為非議的工廠,中國勞工觀察曾經有一份報告詳細地披露了這個工廠的“不合理”,指責它為不折不扣的“血汗工廠”。 就是這家工廠,不久前傳言要搬往蘇州。但有內部人士透露,它的這種傳言,只是為了要求當地政府給它提供更優惠的生存條件。該人士說,具體來說是為了拿到更廉價的土地,以滿足它擴大廠房的需求。一位對裕元鞋廠非常了解的人士認為,如果它要連根拔走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因為它的技術人員和設備不是那么輕易能移動的。即使是這種情況,面對它提出的條件,“當地政府也不得不讓步”,因為它在當地占有的經濟份額太大了。 “讓外資企業升級,形勢很不樂觀。”林江這樣分析。他對東莞的經濟狀況研究多年,認為東莞臺商一貫作風是“關起門來做”,他們不允許工人離開工廠的圍墻,不參與當地的公共設施建設,有自己的臺商子弟學校,有臺商協會,基本不融入大陸社會。“如果他們不了解大陸人的想法,也不跟大陸企業打交道,要它做內銷和做品牌都是一件非常難的事。”林江說。 據林江介紹,東莞有14000多家港臺企業,它們幾乎囊括了東莞大部分具有一定規模的企業,而這些企業幾乎不受東莞政府控制。“要讓它們升級,難上加難。”林江總結說。 林江提到了升級的另外一個阻力,“其實東莞市政府對東莞產業升級是下了大決心的,然而鎮政府這一級別的官員普遍不知道怎么開展,而且他們潛意識里也不希望這些企業減少用工。因為用工少了,鎮上的餐飲、酒店等服務業就難以支撐。通過人口獲得的財政收入也減少了。” 靠什么拉動升級? 面對不斷惡化的環境、越來越稀缺的土地等資源、激烈的地區競爭,東莞早在2001年就開始建松山湖高新產業園區,后來又有了虎門港項目,一年前又規劃了東部生態園區。東莞在產業升級的道路上,對這些項目寄予了厚望,期望用莞城主城區、同沙、松山湖、東部生態園構成未來“大東莞”的中心城區。然而,即使是東莞人,現在也難以首肯三個被寄予厚望的產業園區所能產生的效果。 記者問松山湖產業園區的一個老板,這個產業園區對他的企業有什么幫助時,他說,什么幫助也沒有,松山湖只是很漂亮,他甚至不了解他周邊的企業在做什么,更別說與他們合作。 不久前廣東省省委書記汪洋考察了松山湖產業園,當場質問東莞官員,“為什么松山湖環境這么好,高新項目卻引不進來?”對東莞的產業升級,他表示,東莞如果今天不積極主動調整產業結構,明天就會被產業結構所調整。 林江把松山湖這種尷尬處境歸結為定位問題,2001年時任東莞市委書記的佟星把它定位為“招商對象主要針對世界級的大企業(以世界500強企業為主、以高新技術產業項目為主、以國內外大型企業的研發機構為主)”。而近幾年,松山湖的招商基本放棄了制造業,專門引進研發和服務項目。多年來招商情況的不理想,是迫使他們改變定位的主要原因。至今為止,松山湖產業園區不只在世界500強企業的招商上收獲不多,即使在高科技方面,也只有國家中子、華為松山湖生產基地等寥寥數項。 對大多數東莞人而言,擁有出色的自然環境,“燒錢”打造的松山湖產業園區,成了他們節假日戶外旅游、露營的勝地。 至于這個招商引資逾5年的高新產業園區現在在東莞經濟發展中占據什么樣的地位,林江認為沒有人能說得清楚,甚至東莞人也說不清楚,因為絕大部分東莞人只知道它很漂亮。 虎門港和東部生態園區都尚未完全投入使用,然而,人們所關心的仍然是它的定位問題。對東莞經濟發展頗為關注的研究人員——林江們,仍然擔心這兩個項目的命運,或者說它在東莞升級中占據的角色。 擺在東莞面前的,是一條像20多年前一樣需要創新的路,但無疑比當初引進加工貿易產業形勢更復雜。如何确诊类风湿性关节炎
瘦身成功的感想
治咳嗽的药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建筑造价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