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BBY時事狆日对抗之恋曲2006

2019-01-31 07:28:31

BBY时事:中日对抗之“恋曲2006”

> ●小泉“奖赏”麻生太郎一记“耳光”为2005划上“完美句号”

据日本《读卖》报道,2005年12月28日是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2005年一个工作日,当天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多个日本政坛2006年的热点问题发表了自己看法。其中引人注目的是,小泉对日本外相麻生太郎于12月22日所称“中国威胁论”阐述了截然不同的看法。小泉说:“中国的发展是一个机遇,对于中国军力的增长,我从来未说过这是威胁”。并表示将“进一步促进日本和中韩两国之间友谊”。小泉还特别强调了一句“我从未说过这是威胁”。

在2005年日本外交“谢幕”的那一刻,小泉“奖赏”麻生太郎一记“耳光”为2005划上“完美句号”,同时也给中日“恋曲2006”带来了“浪漫遐想”。

●小泉再“牛气冲天”也得给明仁天皇一个“面子”吧

全世界都听到了小泉给麻生太郎那记“耳光”的“弦外音”,但是别以为小泉真的与麻生太郎过不去,这一“苦肉计”不过是“权宜之计”。小泉的这记耳光是给明仁天皇一个“面子”。

众所周知,麻生太郎在12月22日代表小泉政府向全世界“颁布”“中国威胁论”的同一天,日本明仁天皇在招待会上表示:“我相信,努力正确理解过去的历史及其后的时代,不仅对日本人本身,对日本人与世界各国人民交流也是极为重要的。”

当时我们就指出,这一在日本政治中极为罕见的现象,反映出了日本“精神”与现政府的微妙分歧。假如小泉政府一意孤行“向右转”的话,那么这样的政府只会把日本推向“断头台”了。

小泉不得不掂量一下“圣旨”的“分量”,他再“牛气冲天”也得给明仁天皇一个“面子”吧。况且布什总统在2005年11月16日访日时了曾当面向小泉“责问”日中关系,华盛顿也多次敦促小泉应停止参拜靖国神社并改变日本的亚洲战略,尤其是改善与中国的关系。

小泉不愧是自民党“一统天下”的“现代希特勒”,既给了天皇和华盛顿“面子”,又向中国做出了“澄清”和“善意”,同时还告诉全世界“小泉政府真的致诚之极”。

“瞒天过海”已经成了小泉的“家常便饭”,而且也为他“恋曲2006”卸任后选择“从影”打下了坚实的“功底”。

●现在连华盛顿都不相信小泉的“眼泪”了

据日本共同社报道,小泉于2006年1月4日上午在首相官邸举行的新年招待会上再次强调,参拜靖国神社是他“精神的自由和内心的问题”。他自己无法理解“外国政府将其内心问题当作外交问题来处理”并因此关闭所有的对话渠道。

路透社报道说,小泉在道出上面那句话时眼睛里含着眼泪。

“男儿有泪不轻弹”“月亮代表我的心”,难道还要小泉也象德国总理那样跪对被侵略国的死难者才能“感动”中韩和全世界民众吗?

可是我们认为,小泉该慷慨的时候不“慷慨”,该吝啬的时候没“吝啬”。小泉自己眼里“挤”出几滴“委屈”的眼泪,嘴上却再次重复着坚持参拜靖国神社的立场,这是真的要感动中韩民众吗?那是“演”给日本国内那些狂热的右翼追随者看的,其他国家的“观众”能目睹这一“动人”情景,那已经算是够“幸运”的了。

小泉确实也怪可怜的,堂堂的“世界第二大发达国家” “亚洲大民主典范”之首相,竟然遭到中韩两国的“前后夹击和无端欺压”,失去了参拜靖国神社的“精神的自由”。小泉的眼泪是“掉”了,却丝毫动摇不了日本“帝国新战略”的野心和步伐,也丝毫改变不了日本在“恋曲2006”减少了军费预算0.9%但实施精兵强军的“雄韬远略”,而且还将会得到他的“接班人”“发扬光大”,大有“长江后浪推前浪”之磅礴气势。

现在,连华盛顿都不相信小泉的“眼泪”了。

●参拜靖国神社的“休止符”奈何不了“鹰派中之鹰派”

小泉在2005年12月28日对媒体避开了新年是否参拜靖国神社的话题,让周边国家那些抱着幻想怀着“感激”的人们,过上了一个没有掺杂“火药味”的“快乐元旦”。但小泉新年伊始的“秋后算帐”,彻底打碎了人们仅存的美梦。

其实,即使小泉“弃恶从善”,那么就能改变日本“帝国新战略”的“滚滚洪流”吗?根本的一点是,参拜靖国神社的“休止符”奈何不了“鹰派中之鹰派”。

请一一细数“后小泉时代”的那几个“铁杆革命接班人”,外相麻生太郎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和总务大臣竹中平藏均是“鹰派中之鹰派”,在稍有“良心”的小泉还没卸任之前,他们就已经锋芒毕露了,那么待小泉“解甲归田”后呢?

况且现在日本执政的自民党能够形成几乎的“一党专政”,靠的就是“兴国雪耻”这一狂热的右翼思想。恐怕中国人是有“心得”的了,当一种思想已经武装到了“牙齿”的时候,它所发挥出来的精神能量是无穷无尽的,当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就是以精神力量让美国人对韩战至今“羞于启口”的。

当然,中国人靠的是伟大的爱国主义思想和精神,可是现在的日本右翼势力却在营造他们所谓的“正常国家主义”,并把中韩两国的反日爱国行为斥之为“极端民族主义”,试图让自己那种“新帝国主义思想”抬升到“爱国主义思想”的“崇高境界”。

即使几年后自民党被别的政党“篡党夺权”了,有希望执政的也应该是目前的在野党民主党。民主党的党魁是现年43岁的前原诚司,刚刚以“发明”了“中国威胁论”而“名扬四海”,乃日本政界的“未来明星”和“鹰中豪杰”,那么谁还指望未来的“友好邻邦”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”呢?

●日本不惜“一掷千金”欲将中国新生代当作“下酒菜”

当中国政府把抗日战争历史、“南京大屠杀”继续作为学校教材时,日本人竟然认为这是“仇日教育”并横加干涉,而且他们自己的媒体舆论竟把炒作、煽动仇视中国当作“正常”的“舆论自由”,与经历过“文化大革命洗礼”的中国舆论界“风平浪静”恰恰相反。

极不寻常的是,日本政府和日本国际基金会决定共同增资近100亿日元,作为日中年轻人文化交流事业费,让中国更多的年轻人“体验和了解日本”,并希望通过宣传来改善中国年轻人眼中的日本形象,“感化”中国新生代们。

不可否认,日本国内还是有“知华派”和“亲华派”,也正是这些善良者在竭尽全力推动日中年轻人文化事业交流,但《朝日》所提供的日本内阁府进行的社会调查表明,日本人对中国的不友好感急剧下降到了69%。这个数字有无“水分”,我们不得而知,起码它说明了一个问题:日本的右翼思想已“误导”和“统治”了大多数国民的“大脑”。这才是一个“正常民族”可怕之处。

所以中国不能不警惕日本“冠冕堂皇”的“一掷千金”。对华贷款都被无端取消了,怎么还有“免费的午餐”呢?日本对中国的研究之透更甚于国人。中国现代教育界及年青人不仅比西方人更乐于和易于接受“外来和尚”,而且日本人还发现了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来“成功”的背后,掩饰着一个的“黑洞”和“失败”,那就是教育体制的改革。那么,还有什么比把自己国家被蹂躏历史“视如春风”的“无产阶级接班人”更容易“上钩”的吗?还有什么比把自己国家的“友好邻邦”“视如天堂”的“早晨八九点钟太阳”更可口的“下酒菜”吗?

在一个把自己的教育视若“金鼎”却把别人的教育视如“突破口”的民族当中,如有69%的民众都以“右翼眼光”憎恨别国的时候,这个民族恐怕不可救药了。

●明仁天皇的“首次公开致哀”预示着危机正在“敲门”

据日本共同社报道,负责日本皇室事务的日本宫内厅1月1日发表明仁天皇的新年致辞,向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死难者献辞。72岁的明仁天皇在致辞中说:“共有310万日本人在战争中死去,同时还有许多外国人成为受害者。”他还称,“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些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人”,并强调“日本的今天是建立在这么多人作出牺牲的基础之上的”。另据美联社报道称,明仁天皇致辞中说的“那些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人”指的是所有在战争中遇难的人,而不仅仅指的是日本人。这是日本天皇首次公开向外国死难者致哀。

如果说在麻生太郎宣扬“中国威胁论”的当天,明仁天皇“凑巧”跟麻生太郎玩了个“逆耳”,那么这回新年致辞中,明仁天皇向外国死难者致哀,尚属“首次公开”恐怕就不是凑巧了吧。

明仁天皇应该比国外任何人都更了解自己国家的状况。日本现政府认为中国人那套“远亲不如近邻”不适合“西方国家”之一的“大日本帝国”,而且除了“山姆大叔”有与之“交配资格”,所以采取“恶邻”外交政策,坚持到靖国神社“招回”军国主义阴魂,自卫队换上了“纳粹新装”,和平宪法套上了“恐怖骷髅”,防卫厅即将升格为防卫省,在东海气田对中国不断挑衅,军事扩张其势难挡,日本右翼情结与思潮在政界和民众当中已占据“半壁江山”。这一切的一切,无不折射出当年军国主义渐进式的“超霸影子”。

当一个民族“厌烦”了60年的和平生活而“痴迷”上了“贪婪”和“刺激”的时候,这将意味着什么呢?明仁的父亲裕仁天皇当年“不慎”被军国主义者“挟持”,落下了一个“遗臭万年”。作为曾有“前车之鉴”的日本“精神”,现在已经明察秋毫却又无能为力的明仁天皇真的非常聪明,“无奈”地把一切和悲哀“留”给了小泉及其后继者。

明仁天皇的“首次公开致哀”预示着危机正在“敲门”,也让北京坚定了自己的判断。

●破解中日关系僵局有效的“一把金钥匙”

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月5日在例行会上说,在第三轮中日东海问题磋商中,日方接受了中方一直主张的共同开发原则,但是双方并未触及有关资金以及利益分配等具体问题。

这似乎给希望早日破解中日关系僵局的人们带来了“和平的曙光”。而在我们看来,象类似的“惊喜”和“擦边球”,2006年还会“蹦出”不少来,但对改善中日关系不会“立竹见影”。比如说在“恋曲2006”中,小泉可能停止参拜靖国神社、任命“温和”的新驻华大使、日本放弃“入常”、中日或韩日首脑恢复会晤等等,都改变不了日本鹰派“帝国新战略”的既定方向。

如??能和??征服不了中国人的心,美国征服了整个伊拉克但始终征服不了伊拉克人的心。征服不是表面的“风光”,“以敌制敌”“堡垒从内部攻破”才是有效文明彻底的“征服”方式。“日本终的敌人”美国确实是现在和未来“解破中日关系”的“突破口”,但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”,还需待中国共产党人“宣传队员”的“耐心攻坚”。

在我们看来,日本是以天皇为中心的“神之帝国”,明仁天皇就是破解中日关系僵局有效的“一把金钥匙”。近明仁天皇的一连串“含蓄”言辞,不仅是给日本右翼势力提出了“警告”,而且也是给北京发出了“友好”的信号。

“台海模式”在日本能产生效应吗?但能够对国民对大臣的还有一定号召力的明仁天皇现在创造了这个“机会”,北京如何把握这个“恋曲2006”的“幻想”呢?

解铃还需系铃人,如何让日本这个“系铃人”愿意自我“解铃”,如何给这个“迷失的羔羊”“指点迷津”,这将是“恋曲2006”的一个“悬念”和“亮点”。让我们关注“金秋十月”吧。

●“中日战争”的个战役是“对决印度”

东海在一定时期内即使“暗流汹涌”,但在小泉的任期内也许掀不起“千重浪”,不一定成为可能爆发的“中日战争”的个战役。我们认为“中日战争”的个战役是没有硝烟的“对决印度”。为了筹备这场战役,日本外相麻生太郎早已“抢先一步”了。

“经热政冷”的中国与日本即使在政治上“分居”了,但谁都不想主动提出经济上“分手”,因为这份“异国姻缘”在经济领域有着强烈的互补性和依赖性。而世界一块“处女地”印度的“仙女下凡”,日本似乎看到了“沙漠中之绿洲”。

日本不仅为自己的资本找到了一个全新的市场,而且为其资本撤离中国找到了一个绝好的退路,更为重要的是,减少对中国的经济依赖程度,削弱中国在日本经济中无法取代的地位,从而在军事上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的战略,正是小泉政府“渴望已久”的。现在已经有了部分日本在华企业不动声色地有意或无意的开始“泪别”中国而“移情”印度。

尽管北京对自己的外交优势“胸有成竹”,但在经济方面跟“鬼子”“拼刺刀”恐怕要吃亏。中国企业尤其是有经验的跨国企业少得可怜,但中国的目标绝非仅仅是为了“赚钱”,更重要的是要在印度压缩日本的“生存空间”,那怕血本无归。目的就是让在华日资和其本国资金“望而却步”,不得不把资金和风险“滞留”中国。毫无疑问,得到中国法律保护、不受任何政治因素影响的日资在中国越多,那么日本鹰派挑起战争的决心就大打折扣,中国就会赢得更大更多的政治、经济、外交和军事上的主动权。

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。很抱歉“印度同志”,永远的“国际主义战士”中国人“不请自来”了,可这次不仅要联手印度“抵抗侵略者”,而且还要借印度这块“风水宝地”,打一场让印度“坐享渔利”的“中日个战役”。

无论北京如何筹划与日本展开一场“你死我活”的外交和经济对决,如何支持带有政府色彩的中国企业“欲血奋战”,中国人都必须要以长远的战略眼光看待南亚次大陆问题,这个“战略眼光”,不仅要有“铜臭味”,而且还要有“火药味”。

在我们看来,唯有与日本“血拼印度”,中国“恋曲2006”已别无选择。

●“恋曲2006”之“精彩”就是“将日美同盟的同床异梦进行到底”

我们注意到近日美国专栏作家佩塞克一篇“有趣”的撰文《2006年美国的对手不是中国而是日本》,作者主要论述经济方面日本才是美国真正的对手,而没有提及军事方面的威胁。不过,这应该是美国人的一个“进步”,起码看到了日本的“威胁所在”。看来北京尚未推出的“日本威胁论”以及美国是日本终的敌人的“论断”,已经开始触动到了华盛顿的“恐怖神经”。

尽管华盛顿一再“奉劝”日本改变其亚洲战略,但小泉“鬼迷心窍”依然奉行其“美国,支那老几”的外交政策,始终认为“奉承”和“捆绑”了华盛顿,其它国家尤其是亚洲那些“穷叮当”就不得不看华盛顿的“脸色”,日本自然也“坐享其成”了。

对于日本的这一缪论,连其主子华盛顿都不得不叹息“大和民族”如此“弱智”难成大气。而华盛顿面对因日本的“不争气”而正在失去东南亚“主角”的残酷现实,一定会试图通过加强“日美同盟”而“卷土重来”。

我们始终认为,“日美同盟”貌似强大和牢固,其实一旦遇上“风吹草动”就会经不起“爱的考验”成为“爱的逃兵”。尽管华盛顿纯粹出自本国的战略利益抛出了连自己都感觉腻烦的“中国威胁论”,但华盛顿自己明白不过的,就是中国那年那月才能让美国“放心地”从“世界超级大国”宝座上“荣归故里”。华盛顿现在于“百无聊赖”中检讨了自己,竟发现北京的“忠告”确实没有“恶意”,一直陪伴左右的“忠实战友”日本才是有可能在短期内“提前抢班”的真正威胁。

按照华盛顿“威胁论”的成立理论,日本目前已经是世界经济老二、军事老三,只要时机成熟了,日本以现有科研能力完全可以在半年内搞出核武器和远程核导弹来。只要时机成熟了,“民族尊严”60多年以来一直生活在“贫困线”的“大和民族”,一定会起来“打倒美帝国主义侵略者”。

这就是“日美同盟”的脆弱之处。所以北京在“恋曲2006”的“重中之重”,就是把“精彩部分”的“日美同盟同床异梦”继续“阶级斗争扩大化”,真正让华盛顿领悟到美国人真正的对手或敌人是日本,让华盛顿意识到自己的下一步该怎么做了。这一策略抓到了“点”上,其它的对日问题就随之“迎刃而解”,北京的全球战略就会“全盘皆活”。

●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”没有做不到的“活”

中国和日本在“恋曲2006”会不会对对方采取“退一步海阔天空”的策略呢?我们还没找出什么“蛛丝马迹”,也不抱什么幻想,但如果北京仿效华盛顿搞一把“颜色革命”把日本人“轰”出“朝核六方会谈”,恐怕也不是什么“天方夜潭”。

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”没有做不到的“活”,就怕没有做不出的“梦”。

西安堵漏公司
上下分的捕鱼游戏
上海原油期货
优质大抓力锚批发
广东调味品批发价格
电力钢管杆厂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